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762章 明镜道心,净元天择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夕龙城。

    以夕龙王爷府命名。

    放眼始皇龙庭领地,除了命孤皇城,最大的三个城池,便是夕龙城,苍龙城,还有元龙城。

    命孤帝尊常年闭关,整个始皇龙庭,一般由三大王爷主宰。

    洞虚境。

    三大王爷,全部都是洞虚境强者,足可以俯瞰整个苍穹乱星海世界。

    ……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三天,时间绰绰有余,正好逛逛这座城池。”

    赵楚踏入夕龙城,眼前的繁华,令他都有些失神。

    这一刻,赵楚也终于理解了,什么叫元婴不如狗,天择遍地走。

    甚至问元境,都在街上背着手溜达,虽然稀少,但几息时间,赵楚已经见到了两个。

    以前在北界域,就相当于偏僻村落,最强者,也不过是元婴。

    后来到了中央域,天择境便逐渐多了起来,但问元境,依旧是主宰的级别。

    但如今到了夕龙城,问元境,已经不再是唯一。

    “哇,怡红院竟然有天择姑娘接客,我就哔了狗了。”

    赵楚途径怡红院,发现有大牌匾,写着头牌是天择。

    或许,天择境也有难言之隐,也可能是被剿灭的势力遗孀,赵楚摇了摇头,便淡漠的离去。

    ……

    “儿子,随爸爸去风流,不对,不能教坏儿子,爸爸错了。”

    “儿子,爸爸要吃糖葫芦……儿子不孝,爸爸很生气,后果不堪设想……”

    “儿子……”

    “儿子……”

    “爸爸要扣你的欣慰值……”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赵楚炼成了一个绝技,那就是噪音过滤。

    只要脑海里出现小嗲音,赵楚便自动忽视。

    至于什么欣慰值,赵楚根本就没有在乎过。

    总有一天,自己强大了,会将这个小脑斧弄走。

    ……

    “小师弟,你这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简直就是个乡巴佬,和我当年,一模一样。”

    赵楚路过一个卖符箓材料的摊位,这个摊主,竟然是个天择境。

    身为一个符箓师,赵楚对着那些闻所未闻的材料,看了又看,甚至还有制作问元符的原料,但买到手头,赵楚发现自己,竟然是一块神元晶都没有。

    穷到滴水。

    终于,继襄风武院之后,赵楚再一次品尝了被贫穷所支配的恐惧。

    赵楚满脸尴尬,正在被摊主的眼神凌迟着。

    好死不死,一道能激起赵楚所有恨的声音,出现在了身后。

    回头。

    阴毒的眼神,如箭。

    赵楚的瞳孔里,诠释着一个信息……我要杀了你。

    鲁初雪。

    是这个王八蛋,毁了自己一世清白的王八蛋。

    “小师弟,别这么睚眦欲裂,我是你三师兄,又不是仇人。”

    “至于当初肛傅白墨,那也不是我的本意,我是计划着给你毒晕傅白墨的老婆,给你暖暖被窝来着。”

    “是八师弟,那个不男不女家伙的主意,要算账,先找他算。”

    鲁初雪被赵楚的眼神吓了一跳,随后连忙拍拍他的肩膀,将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

    “小师弟,来来来,初到夕龙城,师兄先领你逛逛,好歹马上是夕龙王府驸马的人,怎么能穿的这么寒酸。”

    “来,先去买衣服。”

    鲁初雪领着赵楚,先去置办了一身行头。

    赵楚离开下九天世界的时候,原本换过一身衣裳,但可惜一路上连番恶战,穿着寒酸,乍一看和逃荒的一样。

    此时换了一身玉白色长袍,再加上他俊朗的外表,倒也十足的玉树临风,店铺旁有些女修士,也悄悄看过来,满脸的羞红。

    “长相,倒也勉勉强强,能达到我三成的英俊程度。但可惜,但这股没见过世面的土气,很难短时间消除啊。”

    “三天后,你就是夕龙王爷府的驸马,万一那夕悠颜看不上你,这可咋办?下药?先生米煮成熟饭再说吧。”

    鲁初雪付了钱,又打量着赵楚,随后摇摇头,又点点头。

    ……

    “对对,下药,生米煮成熟饭,给爸爸生个大胖孙子,我赞成。”

    赵楚直接过滤了脑海里的声音。

    ……

    “二师兄呢?”

    赵楚不想和鲁初雪说话,随后问道。

    “嘘,师尊找到了一处神元晶的矿脉,二师兄他们都在小心看守。地齐海并不太平,青劫圣地得小心翼翼,千万不要泄露了风声。”

    鲁初雪连忙小声提醒道。

    闻言,赵楚凝重的点点头。

    怀璧其罪,这种道理,赵楚最清楚。

    当初的北界域,也是因为天元瑰宝矿脉,才经历了无数的浩劫。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夕龙城?”

    赵楚又问。

    “你三师兄好歹也是半步问元境,能认出你身上的气息,况且,约定的时间就这几天,你一定会来娶老婆。”

    “你也不要心急,夕悠颜那相貌,真的是极品中的极品,你会很满意的。”

    鲁初雪又笑了笑,像是一只800岁的老狐狸。

    赵楚懒得再理他,心中这股怨气,一时间很难消化。

    “小师弟,你去哪?那是怡红院一条街的方向,你有钱吗?”

    “有钱连师兄我捎带上,我们一起快活啊。”

    “师弟,你一定没钱,小心被怡红院的老鸨子卖了,让你接客,那时候,就是别人肛你了。”

    鲁初雪恨铁不成钢,连忙挡在赵楚面前。

    年轻人热血沸腾,犯错误并不怕,但就怕犯了错误,还没钱。

    “让我清净三天,可以吗?我暂时不想看见你。”

    小脑斧还在脑海里折磨人,鲜丹那个煞星,消失了还没有几天。

    怎么又出现了一个鲁初雪。

    赵楚的脑袋,根本就没有一天的清净。

    “小师弟,你先别不耐烦,前面正好是怡红院一条街,要不……师兄我带你去看点……刺激的?”

    突然,鲁初雪凑到赵楚耳旁,诡声诡气的说道。

    这种音调,经常出现在男人之间的秘密中。

    “不去。”

    赵楚大袖一甩,义正言辞的拒绝。

    因为他觉得……肮脏。

    “是**的表演,很热,很辣……都是女修士在表演,唇舌酣战,热汗淋漓,尺度……极大。”

    鲁初雪拍拍赵楚肩膀,继续道。

    “无耻,不去。”

    赵楚再次拒绝。

    “三个人,四个人,甚至……五个女修士,同时表演,幽暗的灯光,朦胧香气,怡红院专场,就问你……想不想看。”

    鲁初雪话落,赵楚目光坚定,宛如一个战场赴死的战士,一往无前的朝着怡红院走去。

    “你去买门票!”

    ……

    半个小时后。

    赵楚面无表情,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

    没错。

    是有表演,是女修士,甚至还有一个天择境的女修士。

    唇舌酣战。

    也没错。

    群口相声,一帮女的。

    老梗,老段子,尴尬的笑点,台下不少人还纷纷打赏。

    甚至还有万赏的土豪。

    赵楚简直无法理解有钱人的世界,甚至旁边鲁初雪这个吝啬玩意,还打赏了500起点币,不对,5个神元晶,以示鼓励。

    赵楚左思右想,这是在浪费生命。

    “小师弟,你别走啊,你去哪?”

    鲁初雪正在津津有味的欣赏着相声,见赵楚离去,他也依依不舍的追出来。

    “两张门票,很贵的。”

    鲁初雪一脸责备。

    “夕悠颜的事情,到时候我自会处理,让我安静几天。”

    赵楚说道,表情很凝重。

    他受够了这低级趣味的表演。

    “恐怕,安静不了,师尊要见你。”

    随后,鲁初雪又道。

    “也罢,只要能不看见你,怎么都行。”

    赵楚点点头。

    “怎么感觉你是在骂人。”

    鲁初雪铁青着脸。

    ……

    麻青劫。

    青劫圣地的圣尊,问元巅峰的强者。

    在下九天世界,乃是无敌的存在。但在地齐海,也没有那么不可一世。

    一个有些驼背的老头。

    秃顶,相貌平凡,就像是村口等待着日落的老人。

    “有伤在身。”

    初见麻青劫,赵楚便眉头一皱。

    这个老者身上,有着很严重的暗疾,而他的神念力品阶,赵楚竟然没有看透。

    要知道,以他神念二品的实力,只要是神念三品以下的境界,自己一眼便能看穿。

    如此说来,眼前这个麻青劫,神念之力,或许也达到了恐怖的……二品。

    顿时间,赵楚头皮都有些发麻。

    虽然麻青劫理论上是自己未来的师尊,但打心眼里,赵楚还是不习惯神念之力被压制。

    “幕觉山有些眼拙,你的神念之力,不止五品,恐怕有……四品吧。”

    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赵楚膛目结舌。

    这麻青劫,看不透自己?

    不可能啊。

    如果他是神念力二品,应该也能看穿自己才对啊。

    “哇,小师弟,你厉害啊,我都没有察觉,你神念之力,竟然到了四品。”

    鲁初雪一惊一乍。

    “既然来了青劫门,我们就是一家人,如果愿意,你就把我当干爹就行,如果生疏,就当我是你的师傅。”

    “我受过伤,神念之力被压制,只能靠直觉去判断,不过应该没错。”

    见赵楚脸色有些异常,麻青劫又解释道。

    “师傅。”

    闻言,赵楚抱拳一拜,同时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哪怕是因为二师兄的救命之恩,这一声师傅,也得心甘情愿的叫。

    原来是这样。

    麻青劫果然有暗伤,在赵楚的神念探查中,麻青劫的身体,就像是一块石头,但到处是被穿透的坑洞,四处漏风。

    可重伤成这样,还能保持着问元巅峰的境界,足以证明其强大。

    赵楚甚至能预估到,如果不是这伤,或许……他早已经突破了洞虚境。

    “都怪万兮阳那个狗贼,否则师尊怎么会被伤痛折磨几百年。”

    闻言,鲁初雪瞳孔猩红,满脸的恨意。

    “万兮阳?”

    赵楚一愣。

    “万兮阳,也就是你的大师兄,如今早已经飞升到了九天仙域。而他也是师尊重伤的罪魁祸首,如果有朝一日你能飞升到九天仙域,一定要将他抓回来,让他跪在师傅面前……赎罪!”

    闻言,赵楚眉头一皱。

    在他心目中,鲁初雪脸上常年带着猥琐,可这一瞬间,他的憎恨,简直令人心惊胆战。

    “都过去了多少年的事,为师都已经放下了,你们走好自己的道,就足够了。”

    “关于万兮阳的事,以后就不要提了。”

    麻青劫倒是洒脱的笑了笑。

    “唉,也怪我们无能,万兮阳如今早已经突破了洞虚境,据说在九天仙域,都闯出了一番名声。”

    “要打败他,才是真正的难如登天。”

    鲁初雪满脸颓废。

    “赵楚,我知道你体内有万炼元器,但你目前毕竟是元婴境。以你目前的实力,我们去西王府提亲,总归是有些寒酸。”

    “这三天时间,为师赐你一场机缘,赐你……明镜道心。”

    麻青劫是个不善言辞的老头。

    第一次和徒儿见面,他似乎比赵楚还要不适一些。

    “明镜道心?”

    赵楚眉头一皱。

    “明镜道心,净元天择的必要条件。”

    “小师弟,青劫圣地最后一块明镜神玉,这原本是镇压师尊伤势的宝物。我们的本意,是不想让师尊给你,但这是师尊的意思,我们也只能尊重。”

    鲁初雪脸色有些不好看。

    “师傅,万万使不得,如果是镇压您的伤势,千万别给我。”

    闻言,赵楚也是一惊。

    这样的厚礼,他一时间真的接受不了。

    “无妨,我寿元即将枯竭,命不久矣,且终身修为,也被压制到了问元境,一生将碌碌无为。”

    “净元天择,是除了飞升者,唯一有机会打破九天仙域壁垒的存在,我这把老骨头,换一个九天仙域的机会,也值了。”

    “况且,一个普通的元婴境,西王府一定看不上。但明镜道心,未来的净元天择,也就有了迎娶夕悠颜的资格。”

    麻青劫摆摆手,阻止了鲁初雪继续开口。

    “徒儿,你跟随你三师兄,先去休息一晚。这明镜神玉,我已经从体内剥离,已经无法改变,你无须有心理压力。”

    话落,麻青劫身形一动,已经消失。

    “倔强的老头,你为什么永远都不爱惜你自己。”

    眼睁睁看着麻青劫消失,鲁初雪拳头捏出了骨骼爆响。

    “小师弟,你不习惯很正常。师尊就是这种性格,他不苟言笑,却用实际行动,在关心着我们每一个人。”

    “每一个徒弟,都是他的儿子。”

    “包括,那个狼心狗肺的万兮阳!”

    鲁初雪叹了口气道。

    PS:眼睛又痒又疼,这是怎么回事?明天去买个眼药水,对不住大家,最近身体老出毛病,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报告错误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