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卷:家族风云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计划(二合一章节)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见那长平英眼睛不停的眨啊眨,长平贵公哪里不知道他这是在打什么鬼主意,笑骂道:“你得了吧,什么想和江言多学点东西,想和江言一起出去见识见识,纯粹都是骗人的,我看呢,你是觉得江言想要和国术一脉的人有所接触,你便按奈不住手痒想跟过去凑热闹,哼,我告诉你,你可是老实的给我待在家里,哪里都不准去!如今我们长平家族归顺,要重新整顿,百废待新,你也得在家里出一些主意。”

    事实上,这长平英年纪尚小,哪里指望他给家族出一些什么主意。长平贵公之所以不答应让他去,是怕他年轻太冲动了,坏了江言的大事了。

    “爷爷,你看我都长这么大了,从来都没有出去闯荡过,一直就待在这极北之地,而师傅比我大不了几岁,却走南闯北去过无数的地方,爷爷你一方面让我跟江言师傅学习,可是另一方面又限制我的去向,不让我去增长见识,这岂不是强人所难?”长平英牙尖嘴利,立马找理由反驳。

    “你……”长平贵公被长平英反驳的说不出话来,只得叹了口气道:“好了好了好了,你越来越大了,我也管不住你了,就算你想出去增长见识,也得江言答应带你同去才可以吧!”

    说到这里,长平贵公看向了江言,而长平英也是可怜巴巴的盯着江言:“师傅,你就带我去吧,我可以向你保证,跟随你之后,我什么都听你的,而且,还要给你沏茶倒水,以后就是你的小跟班。”

    江言则是哈哈一笑:“哈哈哈,堂堂的长平家族的大少爷,长平家族的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要做我的小跟班,这我可承受不起的,不过,你若是想和我出去玩一玩,那倒也可以。”

    听江言这么一说,就算是答应了,长平英立马兴奋的道:“爷爷,爸爸,你们听,师傅都答应带我去了,这下你们没意见了吧。”

    长平贵公看了看旁边的长平奇长平怪二人道:“既然江言答应带上你这个小麻烦,我们是没什么意见了,只不过,还看两位老前辈有没有什么意见。”

    “哈哈哈,我们这时候要是有什么意见,岂不是被英儿给恨上了?我们一把老骨头,可不想被人恨啊。”长平奇、怪二人哈哈一笑,点了点头:“其实我们也觉得,让英儿一直待在这极北之地,对他的成长和见识也是不太好,如果有机会的话,是应该让他出去长长见识了,如今,既然有江言肯答应带着他,那最好不过了。”

    说到这里,长平奇顿了一顿,看了长平英一眼接着道:“不过,英儿,你给我记住了,这次出去之后,一定要听江言的吩咐,无论遇上什么情况,切记不可轻举妄动,一切,都要听从江言的安排,否则,我们绝不饶你!”

    “放心吧,我一定听师傅的话的!”长平英用力点了点头。

    而江言则也是点了点头:“两位前辈,以及贵公老先生,你们放心好了,我自当督促长平少爷,不会让他乱来的!”

    听江言这么一说,诸人这才放下了心。

    于是江言这一行来北方的人,原路返回,不过,却不是原班人马,回去的时候,多了一个长平英。

    当长平家族也是顺利归顺之后,所有隐世家族,如今已经全部归顺了。

    当然,归顺之后,所有隐世家族被江氏家族所统一,得搞个隆重的仪式的,只不过,目前江氏家族的新家园正在修建,待修建完毕之后,才会搞一个归顺大典。

    归顺大典排在日后,江言当务之急,就是要打听到自己父母的下落。

    不过首先,他得回到新家园。

    而新家园的地址,是在南方境地,离此距离较远,江言马不停蹄,一路朝南方赶了过去。

    由于想尽快找到父亲的下落,也想尽快回到新家园,因此,江言返回的时候,路过京冰京地市之时,也没有停下车去看看了。

    这一日,他们一行人,脱离了北方之境,到了南方之地。

    “唉,总算是到了南方了,我想,我还是适合待在南方,北方的空气太冷太干了,弄得我皮肤都不好了!”到了南方境内后,江慈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似乎到了南方之后,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了。

    也难怪,虽然她的内劲,可以抵抗北方的寒冷,只不过,那儿的冷空气,却让她的皮肤变得很不好,女人最怕的就是皮肤不好,因此对北方没有什么好感。

    “哈哈,原来这就是南方的天空啊,和我们北方太不一样了。”那长平英从来没来过南方境地,一到了南方,反而非常兴奋,也非常的适应。

    他一直待在极北之地,那极北方的天空,终年都是阴沉沉的,一年四季都是大雪覆盖,如今见到南方的葱翠柳红,忽然有一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南方的空气,真的是好新鲜,咦,南方的人穿的衣服也是这么的少?南方的小姐姐们,也一个个都那么的水灵苗条啊!”趴在车窗盯着外面的风景,长平英一个劲的夸赞不停。

    众人见他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顿时是暗笑不止。

    这一日,按照蒋公所发来的路线图,大家终于到了江氏家族新家园的地址。

    这地方,其实也属于华厦的一个边缘地方了,江氏家族的新家园所占之地,极为隐密,倒确实符合隐世家族的住址。

    “江言,你们回来了,太好了,我们来到这里之后,马不停蹄,建了新楼宇,目前地基已经打好,工程进展顺利!”见到江言一行人,蒋公立马兴奋的道。

    要知道,如今魔门的五千之众,全部归顺了江言,而且这些人,以前在魔门也干过建筑,人多好办事,因此,重建新家园之事,进展的顺利且迅速。

    而江言这趟长平家族之行所发生的事,江言已经通过电话和蒋公说过了,因此,蒋公也没有多问了。

    江言目睹着一幢幢竖起来了楼房框架,也是点了点头,突然发现了一些不属于魔门以及江氏家族的人,不禁疑惑的看着蒋公,蒋公笑道:“是这样的,其他隐世家族知道我们要重建家园,也分别派了一些他们家族内部一些懂建筑的人过来帮忙,他们这些人,可都是盖楼的好手,有了他们的帮忙,我们的工程进展的更快!”

    江言点了点头,说道:“蒋公,这些建筑之事,还是交给你来打理好了,用不着向我汇报,不过,现在召集所有江氏家族之人,以及其他家族的一些代表,我要开个会,宣布一些事情。”

    “好,我马上去办!”听江言说得这么严肃,立马去召集人开会了。

    不一会儿功夫,江氏家族的所有成员,以及其他家族的一些代表人物,全部集中在了临时搭建的会议室里了。

    江言盯着大家看了一会儿,说道:“我想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在这次长平家族这之行当中,得到一个消息,在我们华厦境内,并不只是只有我们隐世家族才是尚武之族,其中,还有一个很强大的组织,他们也是尚武一族,而且,他们的实力很可能在我们隐世家族之上!”

    “什么?”一听江言这么一说,整个大厅之中,顿时是炸了锅了。

    因为一直以来,作为隐世家族之人,都以为他们才是华厦唯一的尚武一族了,如今得知居然还有一个尚武一族的组织,这如何能不令大家惊讶?

    接下来,江言便把有关于一些国术一脉的资料,向大家说了一遍。

    “什么?外面的世界,居然还有这什么国术一脉的组织?而且,还是一直在监视着我们的行踪?这太过份了!我们怎么能在别人的监视下生活?”一些隐世家族的代表们,纷纷表达出了愤怒之情。

    “大家稍安莫急,据我所知,目前,我们隐世家族和国术一脉,还并没有什么大的摩擦,也没发生过什么冲突,一直相安无事的,不过,这次我要主动找他们了,因为,我有理由怀疑,他们国术一脉的人,有可能软禁了我的父亲江天。”

    “什么?他们软禁了江家的昔日第一高手江天?”

    “太过份了!”

    “如果这是真的,一定要把江天给救出来!”

    一听江言说国术一脉的人软禁了江天,众人更加的愤怒,尤其是江氏家族的一些人。

    蒋公听了江言所说,上前一步,说道:“江言,这消息可靠吗?真的有国术一脉的人?而且,你父亲江天真是被他们给软禁的?”

    江言点了点头:“种种迹象证明,我父母还尚在人世,不过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出来和我相认。因此我相信,最大的可能,他就是被这些国术一脉的人给囚禁起来了。”

    蒋公点了点头:“以你父亲江天的武功,能困住他的人不多,照你这么说,还真有可能是被国术一脉的人给软禁了,可是,你刚刚又说,这些国术一脉的人,属于大隐,隐藏的更深,我们想找也是找不到,你要怎么找到他们?”

    “呵呵,我之前说了,这些国术一脉的人,早就知道我们的存在,而且,一直在监视着我们,看看我们有没有什么异动,一旦我们有所异动,他们就会主动站出来的。”

    “什么?江言,你的意思是指,是想故意制造一些动静,让那些暗中观察的国术一脉的人主动找上我们?”

    “没错,如今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因此,我们要改变这种局势,要让他们主动现身。”江言点了点头。

    “可是,江言,”蒋公有些担忧的道:“照你所说,那国术一脉的人,实力强大,很可能是在我们隐世家族之上的,如今我们隐世家族,才刚刚统一,就和国术一脉的人,搞摩擦,会不会对我们隐世家族大为不利?”

    确实,如今江氏家族才刚刚振新,才刚刚统一了整个隐世家族,百废待新,这个时候,是应该自我修复,不应该出去树敌的。

    更何况,是树立那种强大的敌人。

    “呵呵,蒋公,你放心好了,这一点我自有分寸,我故意搞摩擦,只是为了引国术一脉的人出来,并不想和他们搞什么大的冲突,这一点,我会有把握的。”

    听江言这么一说,蒋公点了点头,可以说,灭魔门,再到江氏家族重新振兴,再到如今江氏家族统一整个隐世家族,全靠江言的努力,江言办事,还是比较令人觉得可靠放心的。

    “江言,既然如此,我们一定要和国术一脉的人打个照面,到底你父亲江天是不是被他们给软禁了,我们也要搞个明白,你说吧,你要怎么引国术一脉的人出来?”蒋公问道。

    “怎么引他们出来,由我来解决,你只管修建我们的家园就行了。对了,你知道我们这附近,最大的一所城市是哪个吗?”江言问道。

    “要问附近最大的城市,当属京西市,我们所有的装修材料,都是在京西市买的。”蒋公说道。

    江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想,地点就选在京西市。”

    “江言,需要派多少人马?我们现在,可谓是兵强马壮啊!”蒋公一脸豪气的道。

    “呵呵,国术一脉的人,非同小可,想引他们出来,人马不需要很多,几个人就够了,我亲自点几个人,和我一起去京西就够了。”

    江言说着,目光朝诸人看了起来。

    “老祖,你年纪大了,这么多天都跟我东奔西跑,也是时候好好在这里休养休养了,这次,你就不去了。”江言首先对龙根老祖道。

    龙根老祖点了点头。

    一听江言说要亲自点几个人跟他去,立马就挤眉弄眼,希望江言能选自己一个。

    “雷伯,啸伯,你们两个跟我去吧。”江言故意对长平英视而不见,对江雷与江啸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报告错误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