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卷 固铂尔的昔日荣光 第672章 黑棚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不瞒你,我不知道,或者说,随机应变。”

    钱仓一将张灾去的衣服穿好。

    虽然他口上这样说,但神情却没有一丝担忧。

    “嗯?”

    听到这样的回答,东巧有些好奇。

    毕竟比起一般的普通人,眼前这名坚毅的男子并非是那种随意放弃生存希望的人。

    “哼哼,你肯定有办法,只是不愿意告诉我。”

    东巧右手指了指钱仓一。

    他上下打量着钱仓一,想要从对方的神态以及动作中发现什么。

    几秒钟后,他放弃了。

    因为他发现眼前这名叫袁长青的男子一直保持着平静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

    他隐瞒着什么?还是故意用这种表情来让我认为他隐瞒了什么?

    东巧心想。

    他眯着眼,这一动作本来没什么,可配合现在他的打扮,却让人产生了一种诡异无比的疏离感。

    因为此时的东巧太像人类。

    可他不是人类,而是一只巨大的老鼠。

    如此一来,可以确信那些掌管着天下生杀大权的统治者也无法通过寻常的办法来分辨。

    “以你的性格,如果知道王将军是妖怪,一定会告诉我这一点。”

    “因为你希望我能够保护张灾去安全成长,不过身为妖,你不愿意随意与人类接触,或者说,你不喜欢干预人类太多。”

    “至于这样做会有怎样的影响,我不知道,但从你的行为来看,我相信这一判断没错。”

    钱仓一开口了,依然是平静的表情。

    至于他为什么一直保持这一表情,主要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理活动。

    在之前的几部电影当中,每当遇到需要思考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地皱眉。

    日常生活中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因为皱眉这一动作能够让自己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但是在地狱电影当中,需要控制自己表情,或者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在冥思苦想,那这一习惯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另外,平静的表情能够让别人猜不透。

    除非双方进行交流,或者对方完全了解自己,否则根本猜不出自己在想什么,甚至……都不能判断自己是否在思考。

    如此一来,能够让自己隐藏得更深,也能够隐藏自己更多的信息。

    举个例子,光阴冢的领路人这一技能。

    实用性很强,能够应对很多情况,且对地狱电影的演员来说,也是很麻烦的一个技能。

    可假如对方知道这一技能的效果呢?

    无论是千江月还是鹰眼,在知道了钱仓一的技能之后,肯定都思考过自己该如何应对。

    毕竟地狱电影从来没有规定过这技能唯一,也没有规定不会有类似的技能。

    如此一来,在面对身份同是地狱电影演员的对手时,或许会出现被算计或被反制的情况。

    钱仓一这一路走来,遇到的这么多演员当中,不算生死的话,能够思考出应对办法的演员至少七人以上,而这些人,只是整个地狱电影世界当中极少的一部分。

    天知道究竟还有多少演员在不同的电影世界经历生与死的挣扎。

    所以,在面对陌生演员的时候,越隐藏自己越能够增加自己不被攻击的几率。

    因为对方不了解。

    同样,在与电影世界中的人物进行交流的时候,也能够让自己在保持持续高强度思考的同时顺便用不同的表情去应对外界环境。

    听完钱仓一的话,东巧有些不爽。

    一方面是为自己被人看透而不开心;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自己在人类面前居然显得有些劣势而生气。

    他已经很有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明明就在不久前,眼前的人还被自己逼上绝境,可现在,虽然自己还是能够轻易杀死对方,可总是找不到充足的理由来让自己去做这一件事。

    “袁长青,你太自信了些,我可没必要保护你们两个人。”

    “至于关隘里的王将军究竟是不是妖,或者是否知道朝廷中有妖,这一点,我不清楚,我只是一名检查树瘟的大夫。”

    思虑再三,东巧选择回击,至少不能让自己失了颜面。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根本无视自己的话,好像……根本不在意一样。

    这让东巧略微有些意外。

    “将朝廷被妖怪控制这件事告诉王将军只不过是最坏情况下的一种对策罢了,根本不是我一开始的想法。”

    “当然,如果东巧大仙您能够伸手搭救一番,那自然再好不过。”

    “到时,长青必有重谢!”

    钱仓一微微鞠躬。

    可东巧直接摆手,甚至没有思考的过程。

    见状,钱仓一也不再继续针对这一点进行劝说,“不管如何,只要想进入挽州,不可能没有风险。”

    “我已经在挽州安插了人手,只要时机合适,我便会召集天下义士来推翻这不公的朝廷。”

    “想必,这也是你愿意看见的情况。”

    “对于在朝廷当官的妖怪来说,你这种妖应该叫做什么?顽固不化的野妖?总之,我相信,他们也不愿意有你这种妖怪存在。”

    “要知道,只要进了体制,不管是人还是妖,最终都会变成体制的一部分。”

    钱仓一观察着东巧的反应。

    眼神与动作。

    他看出了东巧现在很犹豫,心中五味陈杂。

    长期观察人的表情,自然而然就能够通过表情分辨出一些信息,更何况,钱仓一有这方面的天赋,或许用无师自通更加恰当。

    东巧先是愣了一下,右脚后退一步,可他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右脚又重新踏回原地。

    “你……”

    他发现自己越是深入了解越看不清眼前这人。

    仿佛眼前这人……根本不是自己这个世界的人一样。

    “天,总是会变的,你一定为自己留了逃生的路以应对不时之需,告诉我,就当是在我身上加注。”

    钱仓一从东巧身边走过。

    在走到黑棚边缘的时候,他回过头,对东巧说:“作为回报,我会帮你报仇!”

    听到这句话,东巧瞬间将头转了过来。

    此时他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你知道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吗?”

    东巧高声怒道。

    无非是一个习过武的人类,凭什么有资格说出这种话。

    仅仅自己一只妖都能轻松取他的性命,更何况是那些待在皇宫当中,整日享受着天材地宝的妖怪!

    “不管是什么,只要他们不是以真面目示人,那就说明他们的真面目……是一个突破口。”

    钱仓一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报告错误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